凌锋:维权意识高 胡温新危机

分类:监督检查 259赞 2019-08-20 604次浏览

【11月26日讯】虽然中共当局对中国的人权情况做出种种似是而非的解释﹐例如把人权视为只要可以活得下去的“生存权”﹐或者说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但是中国的民众﹐还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自己的权益同当今的中国统治集团抗争。其中既有纯粹的政治抗争﹐更多的则表现在维护自己生命财产上的抗争﹐其表现形式亦有不同﹐有的只是造舆论﹐有的则是有激烈的抗争行动。这些已逼迫中共的当政者需要直接面对而无法迴避。

以舆论抗争来说﹐主要针对名人的维权﹐例如网络作家刘荻案﹐农民企业家孙大午案﹐军医蒋彦永案﹐“南方都市报”程益中案﹐以及从非名人而成为名人的孙志刚被殴死案﹐等等。这些﹐中共当局做了不同程度的让步。但是大多数案件中共还坚持其顽固立场。这一期的香港“开放”杂誌刊出“中国狱中作家”的专题﹐提到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属下的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在仔细研究和比较一些个案以后﹐确认了有47位狱中作家﹐是他们要拯救的对象﹐他们包括黄琦﹑“新青年”四君子的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以及姜维平﹑吴仕琛等等﹐还有最早在1989年被捕的喻东岳与最近被捕的赵岩﹐以及旅居美国的杨建利﹑王炳章等。而这些作家中﹐多数居然是在中共十六大后胡锦涛﹑温家宝执政时期被捕的。

但是更多的维权行动是在基层低下阶层之中﹐由于缺乏媒体的报导﹐我们所知甚少﹐等到有报导时往往已经是惊天动地的大案了。如果说以前是几百人的抗争行动﹐由于当局没有也不可能将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如今是数以万人﹐甚至四川汉源的暴动﹐创造了六位数字。民众自觉的维权意识升高﹐越来越多的民众要求中共把宪法﹑法律乃至政策的空口白话落实下来﹐成为维权的新形式和规模扩大的原因。“华盛顿邮报”引述中国一份内部资料称,中国去年发生了五万八千宗较大的社会不安事件,平均每日达一百六十宗,而且冲击党政机关的事件也频频发生。而涉及信仰的法轮功抗争事件更扩及海外﹐困扰中共高官的外事访问。

仅是今年11月15日美东“世界日报”网络版有关中国大陆的二十则新闻中﹐有五则就关係到维权的抗争﹐如“汉源事件﹐胡锦涛要求严惩官员”﹐“广东上千人 怒烧大桥收费站”﹐“江西南昌大学发生300学生抗议事件”﹐“云南民警打死两人﹐爆警民冲突”﹐“电子厂欠薪 港商夫妇遭禁锢”。这些说明了中国社会日益呈现的危机。儘管中宣部下令媒体不得随意报导有关抗争的新闻﹐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却取决于社会矛盾的普遍与尖锐程度而不是媒体是否报导﹐何况互联网已经越来越多的突破当局的封锁而报导出“机密”消息﹐海外媒体也不断以向当地政府与居民打电话方式套取“机密”﹐再“出口转内销”﹐鼓舞这些维权行动。

中共当局对付维权抗争的方式还完全老一套的旧思维﹕能镇压就镇压﹐不能镇压就採取分化瓦解的方式﹐然后再秋后算帐﹐从来没有检讨本身的问题﹐就是检讨自己﹐也是处理的技术方式﹐从来没有探讨这些事件发生的根源﹐老实说也不敢这样做﹐因为触及到一党专政的根本体制与特权利益问题。因此胡锦涛责怪没有处理好“上访”问题﹐要改为“下访”﹐然而如今中国有13亿人口﹐今年九月上旬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北京就有二十万上访者投诉冤情﹐为了会议的“稳定”﹐抓了三万人。官方承认八成的上访者确有冤情﹐但只有0.2%的上访者能解决问题。加上上访对象不止北京而涉及各省市﹑县城﹐请问全国需要多少个包青天﹖

因为累积的问题解决不了﹐当局又採取镇压为主的方式﹐这些维权抗争也就越来越多的採取暴力方式。本来的顺民变成了暴民﹐不但造成社会动蕩﹐也势必影响投资信心﹐一旦经济出问题﹐就加剧社会的不安。胡温“新政”如果不採取坚决推行政治改革的新思维﹐只怕变成摧垮中共的新危机。

《世界论坛》